九把刀:成长最残酷部分,是女孩比同龄男孩成熟

更新时间:2021-06-16 05:18:12 作者:程小芳 阅读:3

九把刀:那些年,我们很“热血”

记者 张悦

“那些年,我们……”作为一种最新怀旧体在网络上热度极高,通常如果一个电影导演太着迷于个人讲述或者完全融入个人情怀和真实经历,其作品会以艰涩的“艺术片”的面目出现而难以博得广大观众的认同,只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做到了,这种热忱没有淹没遵循电影创作规律的理智,没有让个人情怀烂于矫情,而是用并不复杂的故事、并不复杂的镜头、平稳的结构和“纯爱”的主题深得人心。或许我们应当从《失恋33天》以及《那些年》中读解出“挑起观众兴致和共同情怀”的有效法宝。因为配合影片的宣传和同名小说的宣传,九把刀这一阵一直在北京,他依然保持极高的热诚讲述那段真实的往事,而如果一言以蔽之便是:没什么比“热血”更打动人。

“成长是不可逆的”

如果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是用祝福的眼光目送青春,那么在九把刀看来,“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子永远要比同年龄的男孩子成熟,女孩子的成熟啊,没有一个男孩子能招架得住。 ”这句话在影片中也有出现,这是九把刀阐释并理解的“年少的爱情为何会失去” 。影片中细节的铺陈更是做足了文章,九把刀说没有主题先行的东西,只是随着感觉走,写小说拍电影的过程就是接近这种感觉的时刻。九把刀表示,“想起来,那时的我们总是这么幼稚低能白痴弱智智障,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总是做了很多很多白痴低能的行为之后,就好希望女孩子可以温柔地骂我们一声‘你是白痴哦! ’你看我们就是这么幼稚想要讨你一顿可爱的骂。但是你们总是希望我们赶快长大赶快成熟,赶快变成一个可以依靠的大人。但是,这成长是不可逆的,一旦我们眼中失去了那种单纯只是想要讨你开心的时候,接下来就是在装了。男孩有一天一定会长大,真的好希望你们可以多欣赏男孩子幼稚的灵魂。 ”

“我是最畅销啊”

一段失恋的经历使得九把刀在大学的最后一年的最后一学期,因缘际会开始疯狂地写小说,由于过去没有接受过任何文学上的训练,九把刀的写作完全没有任何文学上的技巧。“我会画漫画,所以我都是用我喜欢的漫画分镜和电影的节奏感在写故事。我纯粹就是把闭上眼睛所能看到的画面,用文字翻译出来,让读者看到我所看到的景色。那个时候我就发现,原来老天爷给我的第一个礼物,上面写着漫画家,但是你这么喜欢说故事,却用错了翅膀。你或许没有用图画说故事的才能,但是你或许非常非常地有用文字来说故事的才华。 ”从1999年开始写小说,之后欲罢不能的九把刀开始了疯狂的写作, 《异梦》《功夫》 《狼嚎》 《楼下的房客》是读者公认的最好看的几部小说,但是只有网友认识他。这几部都是在网络上发表了已超过一年半或两年以后,才被出版社出版成实体书,但是销量很差。九把刀说:“原因很简单,就是大部分的读者是在网络上看完了我所有的小说,他们非常习惯我的文字是免费的。所以可以说是幸运,因为小说卖得很烂,让我跟小说维持了很长一段无关金钱的关系。但是2005年,我密集出版了14本书的那年年底,台湾的三大书店通路结算,当年度台湾最畅销的作家是九把刀。而且从2005年那一年开始,我就是全台湾最畅销的作家。所以每次在演讲之前,当主持人说‘让我们来欢迎台湾最畅销的小说家之一九把刀出场’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很困惑,啊?我是最畅销啊,没有之一! ”

“为好故事而拍”

在电影界小试牛刀的九把刀在拍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后曾想过“要很帅气地走掉,我留下一部神作,我的命中率是百分之百,留下个传说更好” ,但同时他也开始试水第二部电影,动机纯粹,只是想证明自己还能再赢一次,但是他也清醒,这不是好动机,为了一个好故事而拍电影在他看来才是最正确的动机。“我是拍《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天才,但不见得是拍其他片子的天才,我反复地想这部片子太久了,我把所有才情和喜欢的东西都融进这部电影里面。 ”

“我人生拿到的第一个礼物叫‘漫画家’ ,打开来,老天爷说我这么喜欢说故事,应该找到一个适合我说故事的武器。这个武器不是漫画。于是我人生拿到的第二个礼物叫‘沈佳仪,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打开来,有个女孩告诉我‘那就不要再追啦’ ,多年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沈佳仪已经永远和我在一起了,她告诉我爱情的可贵,告诉我努力用功读书的重要。我人生拿到的第三个礼物叫‘小说家’ ,打开后发现风景非常灿烂,让我有了今天的机会,也让我有足够的力量去接近人生中的第四个礼物‘电影导演’ 。‘电影导演’这个礼物盒子也已经打开来了,成果也非常非常的绚丽,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非常幸运的人。 ”九把刀说。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