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中共营救美国飞行员120名 陈纳德致信感谢

更新时间:2021-06-16 06:58:28 作者:邓嚆 阅读:672

在很多反映抗日战争的影视作品中,都有中国军民英勇机智地营救美军跳伞飞行员的情节。这些情节在抗战中曾大量发生。根据统计,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中共部队营救的美国飞行员达120多名。

本文记述的,只是其中很小的部分。

援救克尔

1944年2月11日,美国第14航空队飞行员克尔中尉,在驾机袭击香港启德机场时被日军炮火击中,油箱起火,被迫跳伞逃生。当即被日军严密包围和追捕。

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华南抗日武装——东江纵队港九大队的小交通员李石与女民运队员李兆华将克尔救护到九龙山区的一个山洞里。避过了日军持续半个月的搜捕,克尔终于脱险被送到东江纵队司令部所在地深圳坪山。曾生司令员在司令部会见了克尔。

等克尔的创伤治好后,东江纵队派人将他安全送回到第14航空队桂林队部。《胜利大营救》一书引用了3月8日克尔给东江纵队的感谢信,其中说:

我是美国飞行员克尔中尉,我从2月11日到3月9日,给你们勇敢的人安全地和舒适地藏匿起来,然后又用船给送到敌人占领以外的地方去。如果不是你们的战斗员在强大武装的日军非常严密的搜索下拯救了我,我便不能够回到桂林去,继续我在中国的微小的工作。在我的飞机给敌人击中着火,而我跳伞降落地上以后,我看到我的情况几乎是绝望的。但是自从在你们的照料之下,时间慢慢地过去,我感到极安全了。我带着日益增加的奇异来看你们这庞大组织的力量、机巧、认真、精明和勇敢。当然,每个美国人都知道你们和你们的工作,但因为这些大部分都必须保守秘密,所以我们不能完全了解它伟大的规模和能力。

援救格雷格和柏纳达

1944年5月6日,美国第14航空队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对位于汉口的一座日军空军基地进行轰炸。在距离目标约5英里处,他们遭到了日军零式战机从上空发起的袭击。

在和敌机周旋的过程中,格雷格的战机和柏纳达驾驶的P-51战机被击中,战机坠落在湖北监利县境内。这天,中共监利县委组织部部长、宣传部部长兼第三区区长的戴月和秘书魏泽铭,正在离格雷格战机坠落不远处的房屋内商谈工作。随着一声巨响,格雷格的战机坠落在赤射烷湖中。戴月、魏泽铭随即赶往出事地点。

格雷格跳伞后,正在忙活的农民,拿着锄头、扁担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团团围住。格雷格着陆后急忙将手中的匕首丢在地上,又从口袋中取出两本袖珍地图册,先翻开世界地图册,扉页上印有美国国旗,再翻开中国地图册,扉页上印有中国国旗,交给戴月、魏泽铭观看,并说明着什么。当时,虽然相互之间语言不通,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说的意思是:他和中国之间是友好的。

确认不是日本兵后,戴月、魏泽铭临时将这个飞行员带至周老嘴,找商会会长夏家璋安排地方休息。当飞行员知道自己降落的地点是新四军的所辖范围后,转忧为喜地笑了,并伸出大拇指,说他自己有救了。过了两天,监利县第三区派6名武工队员绕双鸣寺、走白露湖边缘,将这位飞行员护送到潜江市孙家桥襄南军分区司令部。这里是新四军第5师所辖范围。

柏纳达的战机坠落在监利县的另一地点,柏纳达跳伞中右腿撞到了机尾受伤,被正在田里和父亲一起干农活儿的农民罗必书发现。罗必书的父亲和另外几个赶过来的乡民把右腿受伤的柏纳达架到了村里。村长确认这是一名来自美国的飞行员后,迅速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在附近活动的新四军游击队。

在村里停留了几个小时后,赶来的几个游击队员和村民用竹子和木棍做了副简易的担架,并让柏纳达换上中国农民的衣服,抬着他前往监利县县城。

当时在该县工作的田农曾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说:“过了几天,监利县委书记李秉范要我和聂医生护送他去襄南指挥部。”数天后,格雷格和柏纳达在新四军第5师襄南指挥部即襄南军分区司令部会合。襄南指挥部秘书夏夔“因为之前在学校学过一点英语”,被上级指定担任翻译,负责安排他们的生活以及把他转送到新四军第5师师部所在地———湖北大悟的方案。

经过几天的休整,襄南指挥部派50个人的队伍护送柏纳达和格雷格,向位于湖北大悟的新四军第5师司令部前进。因为柏纳达的腿伤还没有痊愈,新四军战士和当地民兵就用滑竿和马匹替换着,帮助柏纳达行进。为了躲开日军,他们经常是夜里行进,白天休息。格雷格和柏纳达一路上都穿着中式衣服,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中国农民。

一个非常黑暗的夜里,他们曾听到远处传来枪声。幸运的是,由于得力的情报工作,他们一路上并没有和日军正面交火,顺利到达新四军第5师师部,师长李先念会见了格雷格和柏纳达。

陈纳德致信感谢

5月17日,李先念、任质斌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并新四军军部:“职部本月上旬于监利营救一美籍飞行师,名白来德……现该机师返回心甚切,可否请转告重庆办事处,说明此事,由职部派部护送或重庆派人来接,如何,请赐示。”为接待好被救的美军飞行员,李先念指示拨出两间房子,建立“国际招待所”。

5月30日,李先念、郑位三等致电毛泽东、朱德,请示关于美国飞行师护送问题:“(一)我襄河部队近营救出5月6日监沔空战失事美国飞机师两名,现已先后抵师部,我们拟稍加招待后,即送五战区。(二)我们提议由延安电重庆大使馆,由美大使请蒋令五战区派队至我师来接,以扩大影响及保障安全,如何,请即示。”毛泽东阅后指示:“[叶]剑英即办”。

随后,新四军第5师又同国民党应山县自卫队接洽安排将美军飞行员送往老河口基地。6月29日,李先念、任质斌向毛泽东、朱德报告说:“在监沔降落之第十四航空队中尉飞行员柏纳格、格雷格已于卯号经我二军分区护送去国民党应山县政府转五战区第一纵队,经该县自卫队王楚卿接收。”

送别之时,李先念还向美军飞行员赠送了“洋布两匹,拾成新色日本手枪两支,子弹80发,战刀两把,战利品日本旗子、衣服、铜像照片神符两担”及路费,还托他们向陈纳德将军转交了一封亲笔信。

1944年7月3日,陈纳德将军亲笔致信朱德,对新四军的帮助表示感谢:“美机飞行员被迫降落,并随即救护,不胜感激。飞行员格雷格中尉与柏纳达中尉,此次蒙得中国游击队诸战士营救,纳德对彼等之光荣工作,尤深感奋。彼等见义勇为敝军全体官兵均钦敬之至。为此,恳将此感奋钦敬之情代为转达,不胜感荷。”并请求派人到鄂豫边区处理此类事宜和搜集日、伪军事情报,以便更有效地开展对日作战。

8月,中共中央批准,并经延安有关方面派人与驻华美军总部协商,陈纳德将军派遣总部参谋、炮兵少校欧高士作为他的代表,赴鄂豫边区面商对日军事情报的事宜。8月中旬,欧高士偕同美军通讯人员包德胜到达大悟山后,首先面交陈纳德将军致李先念的亲笔信,感谢新四军第5师多次营救美军飞行员,然后和新四军第5师就建立对日军事情报交换关系的协作内容进行协商。

通过协商,于9月2日双方达成了协作协议。协议确定在第5师范围内建立无线电网,为美军收集提供驻武汉及周围日军部署及活动等情报。

援救阿密特·刘易斯

1944年10月27日,阿密特·刘易斯在执行任务时被日军炮火击中,迫降湖北大悟山地区。刘易斯回忆说:“在汉口西北地区从座机P-40战斗机跳伞。新四军战士们救了我,帮助我回到了‘友军’防区。花了6周时间回到老河口。”

参与接待刘易斯的余群回忆说:

受伤的飞机,向我们招待所方向——大悟山飞行,边飞边紧急呼叫美方设在我所情报联络站的电台,电台也不断地呼叫这架受伤的飞机。我们看着这架飞机冒着浓烟在招待所上空盘旋,在我们所的领导和翻译的协助以及美方电台的共同指挥下,在我所5里外的西山区,中队长跳伞,飞机坠毁了。

那天12点左右刮着西北风,(降落伞)一直往东南方向飘。地下电台指挥他加快降落速度,因为再往东南方向飘,过了大悟山南边有条小溪就是日本占领区了。尽管如此,日本鬼子还是发现了这名飞行员。为了营救这名飞行员,我们师部派了一个团的兵力与日军打了起来,战斗持续到傍晚,飞行员被我军救走,我军有一名战士受伤。受伤战士被当地母女俩救起后,连夜送回我部队。

美方飞行中队长在我所停留了十几天后,要返回老河口飞行大队。领导十分重视他的安全,派了联络官和护送部队,还带上马匹和一些食物。因我们招待所当时抽不出来做西餐的师傅,领导就派我负责中队长一路上的食宿。

临行前,我又向所里做西餐的师傅请教了一些西餐的简单方法。出发时,本来安排我们送到应北岩子河后返回,由于当时老河口至随州的公路被破坏,老河口派来的汽车只能到枣阳,这位中队长要求我们继续护送他。再往前走就到国民党占领区了,国民党方面也派了一支部队来接应,领导当时决定,除我和饲养员带上两匹马和物质随国民党的部队一起护送中队长到枣阳,其他护送人员全部撤回。

……应这位中队长的要求,友军派地方部队的一个排,护送我们到了岩子河,我们和前来接应的部队一起回到师部,圆满地完成了这次护送任务。

援救5名飞行员

1944年8月20日夜,美国驻华第十四航空队的一架B-29重型轰炸机,在完成轰炸日本本土重要军火、钢铁工业设施任务后返航,于苏北盐城东北方约100公里的黄海上空发生机器故障。机内的12名美国飞行人员,1人当场死亡、6人跳海,另5人跳伞降落于江苏盐阜区建阳县境内,飞机亦坠毁于建阳县境。

失事的飞机当即被建阳县执行巡逻任务的民兵发现。民兵们一面组织群众扑火,一面派人四处警戒。驻湖垛镇的日军也发现了坠机。日军近藤中队长率部70余人和伪军40余人连夜出动,企图抢夺美机。

与此同时,驻于离飞机失事地点约10公里的盐阜独立团领导也看到美机坠毁时发出的火光,预料为美机失事,湖垛日、伪军必将出动抢夺,便星夜赶往阻击。8月21日上午9时,湖垛出动之敌与盐阜独立团的一个连在美机坠毁处发生激战,独立团指战员英勇作战,击退了敌人,以牺牲3名战士、1名班长的代价保住了美机残骸。

飞机残骸被解体后,很快运送到安全地带。跳伞着陆的5名美国飞行人员一着陆,即得到当地抗日群众的保护,并被护送到建阳县总队部。8月24日,5名飞行员在盐阜独立团部集中,又被护送往驻阜宁县的新四军第3师师部。8月27日,新四军苏北军区和第3师为飞行员举行了有3000人参加的欢迎大会,祝贺飞行员安全脱险。

苏北军区副司令员、副师长张爱萍,师参谋长洪学智等分别讲话,高度赞扬美国飞行员的反法西斯精神。美国飞行员们十分激动,说:“我们有生以来还没有受到过如此热烈的欢迎!”张爱萍将盐阜抗日军民营救美国飞行员的事向新四军军部作了报告,新四军军部又将此事通报到延安。

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极为重视。8月29日,他们联名致电中共驻重庆代表团负责人董必武,将飞行员获救情况迅速转告驻华美军司令部及有关方面。根据新四军军部的指示,第3师派出一支武装小分队护送5名美国飞行员经苏中根据地前去新四军军部驻地淮南抗日根据地盱眙县黄花塘。

他们在新四军军部受到了盛情款待。当时六安县立中学外语老师洪莘农回忆说:他们5人在解放区休整数日后,由新四军派人护送到国民党控制区。由皖东北途经合肥,抵合肥后由陈敬礼任翻译,护送到六安。抵六安后由洪莘农任翻译。六安专署接到任务后,立即将他们安顿到六安社会服务处下榻。

当晚由六安地区专员林中奇设宴招待,邀请桂系将领国民党政府军第88师副师长李人翘等作陪。其后,由六安方面派人护送到安徽省政府所在地立煌县(今金寨县),然后再由安徽省政府派人护送到成都基地。

再次援救5名飞行员

1944年10月2日,一架援华抗战的美军B-29重型轰炸机,在安徽滁县一带执行轰炸任务时,被日军地面炮火击中,拖着浓烟,飞行至嘉山县(今明光市)管店上空坠毁,飞行员相继跳伞。

是时,中共横山区区长兼游击队队长谢璞山正带领一支游击队活动在津浦铁路西,见有4名飞行员降落在其活动区,立即率队赶往飞行员着落地点营救。与此同时,驻管店日军一个小队及几名伪警察也闻讯赶到这里捕捉美军飞行员。

日军见4名美军飞行员降落在不远的地方,便欲生俘。谢璞山带领游击队占领有利地形,冒死相救,打退日军数次进攻,终于将4名飞行员救出危险区域。为摆脱日军的抢夺,游击队当夜将4名飞行员护送过津浦铁路,在横山区署所在地尤岗住了一夜,于次日护送到嘉山县抗日民主政府所在地自来桥。

同时,中共交通员管德华,也在管店东洼陈庄的家门口营救了一名美军飞行员,交游击队负责人植品三护送到自来桥。此外,有一名飞行员死在机舱里,一名飞行员跳伞时着地身亡。其遗体亦同时由游击队护送到自来桥。

被横山游击队和管德华营救的5名美军飞行员送到自来桥后,受到嘉山县民主政府的热情接待,随后被护送到江苏盱眙县黄花塘新四军驻地,10月14日移送给桂军第171师,由第171师护送他们归队。

这5名美军飞行员是:美军中校萨伏爱、上尉奥勃郎、中尉鲁茨、斯太尔美克、军曹勃伦台治。对两名美军飞行员遗体,嘉山县民主政府当时便举行了安葬仪式,修了墓,立了墓碑,墓碑上写着:“抗日盟军烈士之墓”。此次空难中,在管店一带降落的美军飞行员,还有两名,一名被日军生俘,一名着陆后身负重伤,被日军枪杀。被生俘的一名美军飞行员,日军将其上衣脱光,在三界一带裸体游街,以后不知去向。

被日军杀死的那名美军飞行员,当时由管店地区农民将其埋葬在管店东南陈村的一个山坡上。1946年5月,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后,美军要将其遗体运回本国。美军代表找到中共驻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周恩来,要求中共协助。

周恩来当即写信给嘉山县民主政府。嘉山县民主政府按照周恩来的指示,派专人协助美方,将安葬在自来桥和管店的美军飞行员遗体启运护送到南京。

援救不知名飞行员

1944年12月15日,一架执行任务的美军飞机坠落于武汉横店南王家湾冲五斗丘,飞行员则跳伞在属于沦陷区的王家淌村正南200米处着陆。村民王昌贵、李大福、李方来、李杏元、张花敬等年青人迅速前来营救。

李大福脱下身穿的旧棉袄,李方来脱下旧棉裤,张花敬摘下头上的“狗钻洞”帽子,霎时间,美国飞行员就被装扮成了一个中国庄稼汉。接着,王昌贵挺身而出,带领飞行员沿着田间小道朝西北方向的根据地飞奔而去。

到了艾家集下罗湾,王昌贵找到从汉口回乡躲避轰炸的罗益太酱园铺的内老板李三娘,向她说明原委并请她设法将飞行员送走,尽快脱离险境。李三娘立即找来族侄罗文焱、罗昆山等商议,并拿出8块银元作路费,由两个侄子带着飞行员星夜兼程,越过重重敌伪哨卡,巧妙地应付敌伪的多次盘查,于第二天凌晨3时许,抵达新四军辖区——白庙集,找到抗日民主政府的区长。

区长听了他俩的汇报,高度赞扬沦陷区人民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行动。飞行员知道逃脱了虎口,更是高兴万分,感激不已。抗日民主政府又与国民党政府军队有关方面联系将飞行员护送归队。

1945年中国抗战胜利后,这位美国飞行员重返武汉,约见王昌贵等人,回顾当年脱险的情景,感慨万分。当时,国民党政府军第六战区司令部根据《救护我

国及盟国空军迫降人员奖惩办法》,授予王昌贵等奖状表彰他们。

援救托勒特

1945年1月20日,驾驶B-29型飞机的托勒特与同伴从江西赣州基地出发轰炸上海日军的军事设施地“江南造船厂”。托勒特的座机被日军高射炮击中,坠毁在浦东南汇县境内,飞行员托勒特跳伞降落在周浦镇附近农村,被中共党员薛雨亭营救,秘密安置在一位老大娘家里,躲过了日军的搜捕。

日军走后,薛雨亭又找到另一位抗日同志吴进根,两人商量后,等到天黑,又将飞行员转移到10华里外的小圩村,住进吴进根岳母家中。当晚,两人又摸黑跑了60多里地,找到了新四军淞沪支队。

支队长朱亚民听了他俩的报告,立即派出短枪队,用小舟通过河道把飞行员接到部队驻地。朱亚民派了懂英语的中共淞沪地委宣传部部长金子明和飞行员对话,解除疑虑。托勒特的面部、左手和右脚都被烧伤。支队门诊部医务员陈也男和余叔平等,对他的伤口作了消毒和包扎。

经过几天的悉心治疗,托勒特的烧伤逐渐痊愈,体能也得到恢复。为了保证他安全归队,支队部决定护送他去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司令部所在的浙东抗日根据地余姚县。

1月28日,奉支队部命令,由金子明部长带队,还有沈桂昌等共十七八名指战员护送,乘海防大队的哨船渡过杭州湾,安抵浙东解放区。2月1日,到达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司令部驻地———浙江省余姚县梁弄镇。在梁弄镇根据地经过一个多月的医疗和休养,托勒特完全恢复了健康。经请示,新四军军部同意将托勒特移送给国民党方面转送美国驻华机构。

3月18日晚,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政委谭启龙设宴为托勒特饯行。4月10日,护送部队将托勒特送到目的地,并与美国陆军陆空辅助勤务战地总部临海办事处,正式办理了交接手续。办事处主任柯克斯上尉出具一张“今领到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所救护之美国第拾肆航空队机师托勒特中尉一名”的收据。同时还给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何克希司令员写了一封致谢信。信中说:“我借此机会谨向你和你的部属们道谢,因为你们营救了我们勇敢的飞行员———托勒特中尉,并且殷勤招待,治好了他的创伤。你和你的人民所表现的这种令人惊奇的合作精神,将会大大缩短战胜我们共同敌人的时间。”还说:“你们用在托勒特中尉身上的钱一定很可观,你们所加于这个飞行员的恩惠,我们是永远不能完全偿清的。”

4月11日,托勒特写信给何克希司令员告别。当时参与护送工作的龚定中回忆说:美国飞行员在南汇获救后,被送到浙东。又让“飞行员坐在藤椅做的担架上,请了5位民兵同志,轮流抬着”,“走了2个昼夜的路程到达天台县,交给国民党军队一‘突击营’接待站,打了一张收据,带回浦东新四军淞沪支队南汇驻地,交给朱亚民,完成任务。”

援救3名美军机组人员

1945年6月12日凌晨,美军一架B-24型轰炸机飞往长江口执行任务。飞机在江苏海门宋季港附近上空向下俯冲时,因机身倾斜一翼击水,失去平衡而坠毁于宋季港东侧江滩上。

11名机组人员,8名在飞机坠地时牺牲,3名幸存,但都在跳机时受伤,其中一人还受了重伤。这3名美军机组人员是:中尉领航员、机长丹尼尔·雷特蒙、少尉机械师伽罗道、少尉报务员纳思达。他们隐蔽在宋季港与灰扒港的江滩芦苇中。

当时宋季港一带虽属敌伪统治区,但常有抗日民主政府人员和新四军游击队活动。民兵钮梦林闻迅赶来,与当地群众护送两个美军飞行员连夜向西北方向迅速转移,其中受重伤的一位由群众用担架抬着走,走到上三和镇北两里许,天已大亮,不能再前进。钮梦林便把飞行员送进群众家里,暂时隐蔽起来。

另一位跑到牛洪港西边的美军飞行员,在第二天也由当地民兵护送,与先期到达三和镇北的两位会合。美军飞行员在群众家经当地医生包扎伤口,换上中国服装,夜间由钮梦林等用小车推送他们到达移风乡乡长曹永华家。曹永华又把他们安排在河东季长朗家隐蔽,并派民兵在宅院前后警戒。

6月14日下午,曹永华请来一位粗通英语的高中毕业生俞建新充任翻译。当天晚上,3位飞行员又被转移到河西俞建新家。曹永华及时向汇通区政府汇报情况。区政府指示,速将飞行员送到汇通镇北边联络点,并命令区队前来接应。

夜间,护送队伍快速行军,穿过通海镇,沿通海两县界河直插朝北,绕过川港镇据点,于6月16日天亮前到达汇通区政府。一天后,区队继续护送,到达海门中学,休息两天后再度出发,到达金沙西北陈家庄,找到了南通县政府及南通警卫团团部。后由南通警卫团侦察排短枪队护送他们绕过敌人封锁线,在吕港附近的海边,雇了一条出海木船,到达东台。

苏中第四分区党政军领导梁灵、姬鹏飞等前来会见美军飞行员并设宴招待他们。后来又通过层层封锁线,终于在6月下旬到达皖北新四军军部。新四军军部与皖南国民党政府军第三战区长官司司令部取得联系,将美军飞行员移交第三战区后转送驻华美空军司令部。

(本文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图书馆研究馆员)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